成都最好的婚介服务机构-成功率高、口碑好,是值得信赖的婚介公司
成都最好的婚介服务机构-成功率高、口碑好,是值得信赖的婚介公司 婚恋定制相亲服务 资深红娘一对一精准匹配
首页 红娘老师婚恋新闻成功故事申请服务心情日志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婚姻情感
成都婚介所-你退掉了咱们的亲事,改变了我的命运
发布时间:2019-09-26     作者:成都王老师婚介

成都婚介所-你退掉了咱们的亲事,改变了我的命运

成都王老师婚介所是2008年成立至今的高端线下实体婚介公司,王老师婚姻介绍咨询服务公司是专为白领、知识阶层及高端精英富豪人士提供婚介征婚交友及恋爱婚姻情感咨询的专业机构,多年来我们已经为成千上万的单身男女服务配对过,已经撮合数千对情侣,我们靠着口碑和会员的支持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我们是婚恋行业最值得信赖的一家婚介所,所以如果你不想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就赶紧来咨询我们吧。


推荐阅读:

高二那,我都十九岁了。

  农村孩子上学都晚,我也不例外。

  父亲开着四轮拖拉机上山拉石头,准备家里新房子的地基。

  应他的话说:“那新房子,是给你准备的。”

  我们那个地方的传统,就是在男孩十七八岁的时候,家里就开始准备新房了,如果不上学,十九二十岁左右就要结婚成家的。

  二十多年前,那时考大学还是很艰难的,录取率也低,对来自农村的高中生来说,考个大学无异于比登天还难。

  于是,在县城上高中的、来自各乡镇农村的男生,一个班里大概有一大半都在家里定过亲事了,似乎就是一种风俗,谁也不去笑话谁。

  逢年过节前,有一半男生都要请假的,因为要去未来的老丈人家送礼去,顺便把未来的媳妇领回家来过几天。

  有时一连几天哪个男生不来了,不用多问,不是外出打工,就是回家结婚了。

  这种事儿,在当年的我们那个学校,是个司空见惯的事儿了,早就见怪不怪了,校长张咏春也没有办法改变。

  他自己的婆娘,名叫曹大香,就是以前上高中时在老家,由他父母定的亲事。

  曹大香矮黑土肥圆,走起路来,呼哧呼哧的,多远都能够听到。

  张咏春从政治老师升到教务处长,然后副校长,有点儿想要跟媳妇离婚的架势,被媳妇撕打抓挖了几次,怕影响了自己的仕途,也就寂寞烟花冷,气焰一蹶不振了。

  当校长之后,利用职权,把媳妇安排到了学校的油印室,天天戴着花袖头,专门负责印卷子,一身的油墨味儿。

  班主任王富伟老师总是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世道变了,人心都散了,书也念不进去了,随他去吧。”

  其实他自己的媳妇,名叫高小燕,也是上高中时候由父母定下的,如今在学校的食堂里负责打饭,个子高挑细长,细皮嫩肉,双眼叠皮的,颇有些姿色。

  父亲对我的亲事似乎很有些焦急,因为他有三个儿子,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俩,比肩长着,要先解决我的终身大事。

  再说,村里几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同龄人,孩子都有了,父亲看着也眼气。

  我在县一中住读,晕晕乎乎的上着学,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也没有清晰的目标。

  一星期回家一趟,每周六下午学校放假,骑个自行车,木脚踏子,叽嘎叽嘎地,要蹬个六十多里才能到家。

  拿几件换洗的衣服,到门前的河沟里洗个澡。

  然后周日下午再带着半口袋玉米面和着小麦面做成的花卷子,以及妈妈腌渍的老盐豆子返回学校。

  我其实根本就不知道父亲托人到处张罗,要给我找个媳妇。

  父亲先是托本村的一个远房姑奶,把她后村的侄儿的姑娘介绍给我,说那个姑娘虽然不识字,但是膀大腰圆、丰乳肥臀的,在农村可是个干农活、生孩子的好手。

  但是那个姑娘说,她都二十了,我还在上学,怕等不起,把她耽误了。另外她也不识字,找个高中生怕被看不起。

  姑奶转述的时候,嘴里乖乖叽叽滋咂的,似乎满是遗憾,其实父亲听懂了她的意思。

  于是父亲又找到了前曹村的曹金兰。当她可是那一片方圆几十里出名的媒婆,对外约定俗成,说成一对收费二百元,另外再加一床缎子被面,新人结婚当天还要当仁不让坐上席,当然,礼钱是不必上的。

  她家里开着小卖部,卖着些酱醋之类的,一进她家门就能闻到浓重的酸酸的味道。

  人挤眉弄眼能说会道的,是个自来熟,跟谁说上三句话,就能拐着弯子攀上亲戚,在那一片人脉广的很。

  用父亲的话说,是个“能人”。

  因为也给儿子准备新房子,于是找到父亲为她家送几车石头打地基。

  来来往往打了几次交道,父亲和她彼此就有些熟稔了。

  媒婆曹金兰应邀坐着父亲的拖拉机,到我们家前前后后看了个遍,在心里盘恒着我们家里的条件,以及配对什么样合适的姑娘。


婚姻情感 更多>
成功故事 更多>

商务合作
帮助中心
真情服务
找对象官方微信
扫一扫立即关注
地址:成都市中心锦江区东大街
Copyright © 2008-2018 成都王老师婚介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8016030号-1